政治文化研究网

童庆林:《红旗》杂志为何“不干预”真相标准

红旗文摘 2021-08-02 16:55159网络整理政治文化研究网

1978年秋冬季之交,真理标准的讨论开始深入,但意识形态路线的争论依然激烈。在11月中旬召开的中共中央工作会议上,真理标准问题成为焦点。

真理标准讨论的发起者和反对真理标准讨论的主要人物参加了本次会议。 11月25日,华国锋虽然在会上宣布了中共中央关于处理“天安门事件”等几个历史问题的决定,但并未提及“两个什么”和真理标准。于是,一些参会者开始意识到这两个问题是必须讨论的。而且,反对讨论真理标准的人在会上保持沉默,没有进行自我批评,这也让大多数与会人员感到非常不满。

还有一件事让许多参与者不高兴。这是中共中央理论刊物《红旗》杂志迟迟没有发表讨论真理标准的文章。会议期间,许多与会者对此提出了批评。

“红旗”删除已发表文章中真理标准的内容

5月中旬,《红旗》新任主编上任之时,正是关于真理标准的讨论开始的时候。他对光明日报发表的《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一文发表意见不一,认为该文章有问题。对此,他毫不含糊地表达了自己的看法。他说,一些报纸用一页甚至两页来刊登特约评论员的文章,仿佛是在代表中央政府发言。不过,“他是否代表中央发言,目前还很难说。”他认为,当前应该强调马克思列宁主义和毛泽东思想的基本理论,而不是强调发展和创新。还有一个问题是维护毛主席的旗帜。他甚至质疑有些人抓住实践和理论问题大惊小怪,“他们要做什么?”

片刻之后,主编向杂志干部传达了中央政府分管宣传工作的副主席的指示:《红旗》杂志的使命是宣传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全面准确,注重理论完备 准确宣传毛泽东思想,捍卫毛泽东思想,反对各种背离指导思想的思潮。在理论问题上,是捍卫毛主席的思想路线,还是不捍卫?这个问题值得仔细考虑。关注党内外思想理论动态。

8月,《红旗》杂志编辑部准备发表题为《重温“实践理论”》的文章。主编获悉后明确表示:《红旗》杂志不会参与此次讨论,并决定不发表这篇文章。他还宣称:《红旗》杂志将“放过一朵花”。曾有人向他反映,“红旗”因没有说出真相的标准而受到谴责。他答:别怕孤立,怕什么?不要害怕。

因此,很长一段时间,《红旗》杂志都没有介入真相标准的讨论。不仅删除了已发表文章中有关真理标准的内容红旗文摘杂志社常怀立,还继续发表“左”字的文章。关于真理标准的讨论从5月开始,在11月达到高潮。 《人民日报》发表了大量关于真理标准的文章,深受人们的喜爱。然而,“红旗”依然无动于衷。于是,社会上掀起了“人民”上天,“红旗”落地的讨论。

谭振林的一篇文章让《红旗》杂志改变“不干预”政策

8月,《红旗》编辑部请谭震林写一篇毛泽东在井冈山的时光。谭振林虽然同意,但他坚持写作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阐述毛泽东思想是来自实践、经过实践检验的科学理论。 《红旗》杂志主编看完初稿,要求删除这部分真实性标准。不过,谭震林在修改文章时,并没有删除这部分内容,而是加强了它。

《红旗》杂志主编收到这样的文章,当然不敢轻易发表。因此,他建议谭振林删除有关真理标准的内容,因为“中央政府对《红旗》杂志的政策是不干预讨论”。如不同意删除,将报中央常委会审查。

谭振林不同意删除有关真理标准的内容。在这种情况下,《红旗》杂志主编不得不写报告给中央领导,请示如何处理。

李先念同意发表这篇文章。他在评论中写道:谈振林讲史实,应该发表。不上《红旗》杂志太被动了,《红旗》杂志已经很被动了。

邓小平在指示中要求《红旗》杂志参与讨论。他说:我把这篇文章读得很好,至少没有错误。我改变了它。如果《红旗》杂志不想出版,我可以把它寄给《人民日报》出版。为什么《红旗》杂志不参与?应该参与。可以发表不同观点的文章。

于是,在邓小平、李先念的影响下,《红旗》杂志1978年第12期登载了谭振林题为《井冈山斗争实践与毛泽东思想发展》的文章,以纪念毛泽东诞辰85周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