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文化研究网

中国语言文字研究新局面(建设中国特色哲学社

理论纵横 2021-08-20 16:3170网络整理政治文化研究网

汉语是中华民族最重要的标志之一,是中国历史文化的重要载体。其悠久的历史,是中华民族智慧不断凝聚、文明不断发展的生动体现。因此,研究中国语言文字对于中华文明的传承和发展具有重要意义。近年来,随着新材料的不断涌现,理论创新的不断推进,研究方法的不断更新,中国语言文字研究取得了重大进展。进一步开创中国语言文字研究的新局面,还需要在以下几个方面下功夫。

通过材料更新开辟研究空间

习近平总书记在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上的重要讲话中指出:“我们的哲学社会科学要着眼于我们所做的事情,从改革实践中发现新材料、发现新问题。在我国发展。提出新思想,建设新理论”。汉语文字工作者要认真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讲话精神,不断探索新语言材料,发现新问题,提出新观点,构建汉语理论体系。语言文字研究。材料是学术发展的核心要素之一,正是由于新材料的不断涌现、整理和出版,中国语言文字研究才能不断开拓新的空间。

这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一是从传世文献扩展到出土文献。传世文献,尤其是中世纪以前的传世文献数量较少,一、的文体多为书面语言,代代相传难以保持抄袭的真实性。因此,对汉语言文字的研究不能局限于传世文献。近年来,随着大量出土文献的整理出版,并随着时间的推移形成完整的序列,为汉语文字研究增添了丰富的新材料,具备了无与伦比的有利条件。这里提到的出土文献包括商西周甲骨文、商至汉青铜器铭文、春秋战国玉器文献、战国至西周时期的竹简文献。魏晋时期、汉代石刻、魏晋时期纸质文献。二是从国内单证向国外单证拓展。外国文件首先是指繁体中文文件。古代东亚和东南亚长期以来受中国文化影响,使用汉字。因此,保存了大量的中文文献,包括传统经典、释经材料、词典、汉语单词词汇本、汉语课本等,有抄本和改编本。其中许多是来自中国的缺失数据。二是西方传教士文学。包括汉字词典、汉字研究著作等。这些国外文献的出现是对国内文献的有益补充,为汉语文字研究提供了更多的物质支持。三是从通榆文学向方言文学扩展。通语(即当时的通行语言,如普通话)是学习汉语和写作的最重要的材料。近年来,研究人员密切关注方言文献,开展有针对性的系统研究,有效拓展了通语和方言的研究范围。此外,还包括从纸质文件到口头文件,从传统文件到特色文件的扩展。近年来,新材料、新文献在种类和数量上都实现了跨越式发展,为汉语言文字研究开辟了广阔的研究空间。

以理论创新引领研究方向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我们的哲学社会科学是否具有中国特色,归根结底还是要看是否具有主体性和独创性。跟随他人,不仅难以形成具有中国特色的哲学社会科学中国特色,也解决不了我们国家。中国语言文字的实际问题。”汉语和文字具有鲜明而独特的特点。从汉语和写作材料本身出发,不断构建和发展自己的理论是汉语和写作研究和发展的必由之路。只有这样,中国汉语言文字的研究才能为人类语言文字的研究做出贡献。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在语言文字研究领域引进了许多西方理论。这些理论的引入不能说对深化汉语写作研究没有任何好处,但效果甚微。主要原因是在世界语言文字中,中国的语言文字是独一无二的。他们有着悠久的历史,并一直延续到今天。直接用从其他语言文字衍生出来的任何理论来研究中国语言文字,结果必然是方方圆滚滚的脚。 目前,汉语研究领域在运用西方理论时还存在两个需要改进和纠正的现象:一是简单地引进西方语言学理论,没有进一步研究和改进;二是学习西方理论研究汉语没有深入探讨汉语的语言和书写规律。

事实上,任何理论的形成都有其起源和背景、遇到的困难和突破、概念的目的和思维等决定性因素。对于这些因素,理论奠基人不一定会说出来。研究人员只能通过对他们的理论进行全面的理解和分析才能获得它们,这需要努力。因此,简单照搬西方理论,机械套用国外产品是错误的。例如,瑞士语言学家索绪尔对历时语言研究和共时语言研究的严格区分,对中国语言学领域的一些研究人员产生了较大的影响。所谓历时研究,就是研究语言文字现象的发展脉络和规律,是对动态现象的研究;所谓共时研究,就是对平面系统的描述和分析,以及对静态现象的研究。虽然具体目的不同,但从宏观上看,两者只是同一现象的纵横划分。在历时发展中,语言现象的潮起潮落主要是不同共时平面约束和选择的结果,所谓共时平面只能是历时过程的一个横向切面。因此,如果没有历时的追索和解释,就很难准确地描述共时性;没有共时观察,也很难正确理解历时演化。然而,国内许多研究人员习惯于历时和共时的拮抗作用。他们首先在历时或共时类别中构建研究问题,然后进行孤立的讨论。历时研究只分析纵向发展,而共时研究不考虑历时因素。成为一个固化的概念。这种固化的观念不利于汉语文字研究的发展。汉语言文字研究要突破西方理论的刻板印象,突破纵横界限,融合历时与共时,才能有质的飞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