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文化研究网

不少人为孟晚舟获释回国欢呼,但仍误解华为的本质

理论纵横 2021-10-06 16:1091网络整理政治文化研究网

华为受到广泛关注。在当前的诸多研究中,华为具有“贸易冲突中的重点企业”和“技术领先的中国企业”的双重身份。这些研究选择的参考框架是当代企业,分析的重点是技术进步。当代企业作为参照系存在两个问题:第一,在这个参照系下,华为很难与不同历史时期的同类企业进行对接,这意味着无法从层面上理解华为实践的意义。世界工业史;其次,这种思维往往将华为与当代中外企业区分开来,但与当代中外企业的联系也是华为崛起的重要原因之一。作为分析重点的技术进步也存在问题:第一,技术优势往往不是长期的和绝对的,这在华为所在的通信和半导体行业尤为明显;第二,技术进步是组织行为的产物,造成同行业的问题。企业之间的本质区别不是技术,而是产生或控制技术的组织行为。对于企业竞争力的形成公司纵横发展理论,组织形式和组织能力非常重要。所以,笔者认为,与围绕当代企业的横向参照系相比,以世界工业史为基础的纵向参照系更为广泛;与关注技术进步相比,对组织创新的分析更为重要。

此外,现有的关于华为的争论强调了大国之间围绕利益的竞争。大国之间的竞争固然重要,但如果高度简化,去掉道德和公共问题,无助于华为在世界各国,尤其是发展中国家(最有可能在当前情况下理解和支持华为)。支持。为了最大程度地揭示华为实践的可能意义,争取发展中国家的理解和支持,本文为理解华为作为世界工业化进程中的开拓者的实践建立了参考框架。聚焦形式创新,探讨华为的产业历史意义

(孟晚舟事件最新媒体报道)

▍先锋企业的贡献

在工业史上,有一个现象可以概括为“持续颠覆性追赶”,即落后国家的龙头企业借助自身优势和地方特色,追赶先进国家的龙头企业。 ,而落后国家的下一代龙头企业,也以同样的方式重复着这个过程。这种持续追赶在美国、德国和日本的工业历史中典型地存在。在一定程度上,实现这种追赶和开辟新发展道路的企业经验的传播,推动了世界范围内的工业化进程。也正是在这个扩散过程中,这些先锋企业的贡献超出了特定国家的范围。本文将这种示范效应明显、效果明显的上市企业称为创业型企业。将这些先驱公司作为华为的参考框架,意味着我们假设华为可能正在塑造工业历史的最新进程。

通过梳理开拓型企业的追赶过程,可以发现这类企业的贡献主要在于组织创新领域。组织形式涉及生产关系和生产组织方式。在美、德、日的工业史上,先锋企业在生产关系和生产组织方式上的创新,都表现出经济民主化和管理方式范式变化的趋势。

让我们先来看看经济民主。在早期的英国工厂,老板和经理基本重叠,工头通过个人依恋来控制工人。在美国公司崛起的过程中,所有者和管理者逐渐分离。在接受“泰勒主义”分工原则的同时,工人获得了限制劳动义务的权利。在日本企业的发展过程中,雇主解雇工人的自由受到压制。在追赶德国企业的过程中,工人获得了参与企业决策的权利。虽然这些变化并没有改变民营企业的性质,

如果上述生产关系的变化是渐进的、有限的,那么这些企业生产组织的变化就具有范式转移的性质。总的来说,美国公司的崛起可以归因于管理意义上的美国制度的形成和组织形式的不断完善。美制是指大量使用专用机器和标准化部件、分工细化、引入专业化管理等;组织形式的不断改进,是指建立有利于实现规模经济和范围经济的管理层次和管理原则。与英国企业相比,这些变化显然是组织形式的范式变化。同样,对劳动技能和技术合理性的重视,也让德国企业在某些行业获得了领先地位。至于日本企业建立的实时生产系统,则是典型的范式转变。

经济民主与企业效率的关系是明确的:所有者和管理者的分离解放了管理者的创造力,为平民阶层的员工开辟了提升空间;权利受到保护,参与决策可以让工人在生产中发挥更大的作用。这些变化可以带来企业效率的提升。生产组织的变化与效率的提高之间是否存在持续的联系?现有研究表明,在经济民主生产关系下产生的生产组织,不仅在其形成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内对几乎所有行业都产生了积极影响,而且在当前的一些行业中仍然具有积极影响。 . 积极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