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文化研究网

文化遗产:数字化后下一步该怎么做

文化研究 2021-10-07 16:14112网络整理政治文化研究网

“呼啦”,这是侯卫东用来形容当下文化遗产数字化的措辞。现任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党委书记、总工程师。

“中国可能拥有世界上最多的3D扫描仪。大学、研究机构和公司都在购买它们。升级太快了,下一代还没来得及完全了解上一代就出来了,所以快点买吧又是他们。” 侯卫东告诉《辽望》《东方周刊》,日本同行的装备比中国落后好几代,“人们认为已经足够了。但要扎实,我们不如别人。”

以非物质文化遗产为例:2005年,国务院印发了《关于加强我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的意见》,提出“利用文字、音频、视频、数字多媒体等方式真正做到,全面系统地记录保护对象。”。数字技术与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结合也因此成为一种趋势。

2005年至2014年,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数字化相关新闻稿件从41篇增加到573篇,后者甚至超过了2012年和2013年的462篇,不包括大型遗址等物质文化遗产.

每一个新闻发布的背后,都是一个或大或小的投资项目的启动。

“从区县博物馆到省级文物文化部门,他们投入了几百万,之前没有几千万,几十万,甚至几万甚至几千元,如果没有”没有几百万。” 一位文保信息专家表示,大多数情况下,“扫描后,刻在磁盘上,开个总结会收好,再扔进抽屉。”

1992年,针对每天都在发生的文化遗产的消失,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启动了第一个全球文献遗产数字保护计划——“世界记忆计划”。

13 年后的今天,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信息与传播部知识社会处项目官员大卫。在接受《东方展望》周刊采访时,斯托尔蒂表示:“在文化遗产方面,我们现在和未来都将面临许多挑战。应对这些挑战,离不开全球各种开放社区的参与。确保有一个开放的数字图书馆可以有效地保存这些知识。”

作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代表,他正与中国最大的互联网公司之一腾讯集团合作,建立对传统游戏平台的在线保护。“我们现在要问的问题是,利用信息和通信技术,不仅要保护传统游戏,还要重塑它们。我们必须使它们适应数字时代,并以年轻一代可以理解的形式再现它们。”

这样,当文化遗产上线时文化遗产研究院,重点不仅仅是数量和保护。

数字大跃进

“国内文化遗产的数字化在世界上可以追溯到1980年代和1990年代。” 北京市文物局信息中心主任齐庆国告诉《东望周刊》。

当时,博物馆和国家文物保护单位对文物或建筑的收藏进行了数字化处理。主要有两种方法:一种是将书画拍成胶卷,然后扫描成数码照片,另一种是使用电子账簿进行管理。第一个数字显示器更简单,使用投影播放一些古老的故事片。

中山大学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研究中心主任宋俊华曾指导博士生进行统计:2005年至2014年,我国非物质文化遗产数字化论文从1篇上升到108篇。

同期,国家社科基金涉及非物质文化数字化的项目由每年2项增至9项,教育部社科项目由1项增至10项。

上千万甚至上亿元的国家级项目相继实施,地方文保部门也纷纷跟进。多位专家估计,每年投入到大型网站数字化项目的资金可能会超过10亿元。

宋俊华的感受是,从事文化保护数字化的企业数量在过去三五年内大幅增加。但就目前而言,将原始的纸、音、视频内容转化为数字产品是主要任务。

一个数据库项目通常从数十万美元到数百万美元不等。而对于体验式等更先进的技术,起点通常是几万元。

以专业、合作等多种方式介入相关领域的各类机构数百家,包括企业、高校、政府系统单位等各类研究机构。

究其原因,清华同衡研究规划研究院历史文化名城研究所所长霍晓伟解释说,中国目前拥有超过76万件不可移动文化遗产和超过4000万件可移动文物。“文化遗产数字化的未来可想而知。它是无限的。”

文化遗产研究院_宜兴丁蜀镇紫砂工业遗产研究及利用_自然与文化遗产研究杂志

“改革开放以来,我们保护了几十年,过去我们主要以应急救援和加固为主,现在数字化已经成为常态。” 侯卫东认为,新阶段的问题也很明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