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文化研究网

“双周期”为何能进政治局?绝非刺激消费那么简单| 文化方面

理论纵横 2021-10-08 07:00104网络整理政治文化研究网

休息和滋养健康,增强肌肉和骨骼

——卡列斯基宏观经济学与中国经济未来增长模式

▍现有增长模式的局限性

现有的每一种增长模式都对中国经济发展做出了重大贡献。然而,任何增长模式都是历史的产物,是特定时空条件下的选择,每一种选择都有其相应的成本。国际环境的快速变化凸显了中国现有增长模式的困境,进一步加剧了其不可持续性。

中国现有的增长模式具有鲜明的中国特色:第一,中国是出口驱动型,但与德国的出口驱动型相比,中国出口对价格更加敏感;第二,中国是投资驱动的,但过去十年中国投资驱动的核心产业是房地产(当然,2004年后创新也开始推动高新技术产业的快速发展);第三,中国有凯恩斯主义的财政驱动,但政府投资集中在基础设施建设。

在现有的增长模式中,以创新为标志的投资驱动部分无疑是未来发展潜力最大的部分。在数据成为生产资料的新经济中,以物联网、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为代表的数字化革命正在不断为中国经济带来新技术、新产业、新模式、新业态。新经济的发展,不仅将使智能制造和智能服务取代传统的制造和服务业,帮助中国实现产业升级,避免陷入中等收入陷阱公司纵横发展理论,还将对传统的国际政治和经济产生影响。经济秩序和国内基本制度。这是一个巨大的影响。

贸易战爆发前,出口拉动的增长模式已经枯竭,贸易战凸显了其脆弱性。由于在廉价劳动力方面的比较优势,中国的出口产品比德国产品对价格更敏感,并且在抑制国内出口部门的工资增长方面优于德国。农民工一直是中国加工贸易生产部门的主力军,但从80年代末到90年代末,农民工的实际工资涨幅不大,只有几年。与德国类似,中国劳动力市场也有两层结构:一是以廉价劳动力为比较优势的出口部门,二是国有企业、城市服务业等非贸易部门。

2008年以后,由于发达国家吸收中国出口的能力下降,加之人民币升值和工资上涨,中国出口拉动的增长模式开始转型。在逆全球化趋势日益明显的国际环境下,这种模式的空间将进一步缩小。如果美国长期对中国出口商品加征关税,跨国公司为了控制成本,必然会将产业链转移到其他国家。当然,中国可以通过“一带一路”倡议开放其他市场,争取与其他国家签署更多的自由贸易协定。然而,就像美国一样,欧盟和日本今年9月在联合国大会上的联合声明以及美国、墨西哥和加拿大最近签署的贸易协定中的“毒丸条款”表明,在构建未来国际经济秩序方面,发达国家肯定会更多地从WTO规则的角度来制衡中国的出口驱动型增长模式。如果考虑到中美贸易战可能延伸到汇率领域,未来的国际环境将更加不利于出口驱动型增长模式。发达国家肯定会更多地从WTO规则的角度来制衡中国的出口驱动型增长模式。如果考虑到中美贸易战可能延伸到汇率领域,未来的国际环境将更加不利于出口驱动型增长模式。发达国家肯定会更多地从WTO规则的角度来制衡中国的出口驱动型增长模式。如果考虑到中美贸易战可能延伸到汇率领域,未来的国际环境将更加不利于出口驱动型增长模式。

2008年后,以房地产为特征的投资驱动发展模式和以基础设施建设为特征的财政驱动发展模式也难以持续发展。

2008 年以后,中国的投资动力主要集中在房地产。自 1990 年代后期的房改以来,中国 81.4% 的城市家庭拥有至少一所房子。尽管不依赖借贷买房的城市家庭比例高达61.5%,但房地产支出占其可支配收入的90%以上:这意味着中国家庭已经使用他们在过去几十年积累的财富。可支配收入用于投资房地产。虽然只有四分之一的城镇有住房的家庭借钱买房,但他们在房地产投资中的杠杆率却高达213%。根据上海财经大学的研究,2017年中国家庭债务占可支配收入的比例高达107.2%,超过美国目前的水平,接近美国金融危机前的峰值。家庭债务对消费的挤出效应持续多年。其标志之一是2011年以来消费增速持续回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从2011年的20%下降到2018年6月的9%,实际增速回落至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