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文化研究网

大法终于推翻了“996福说”,却没能撕破已经铺好的网|文化方面

理论纵横 2021-10-08 08:11166网络整理政治文化研究网

✪ 周安安 | 北京大学新媒体研究院

【导读】前段时间,某知名企业家关于员工加班的“996福利论”一直饱受争议。近日,最高人民法院、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联合印发10件加班加班典型案例,为企业“划红线”,明确“996”、“007”违法行为,“抗”不是企业逃避法定责任的盾牌。事实上,随着世界进入“数字时代”,各类互联网经济模式逐渐涌现,“劳动”本身也在发生着巨大的变化。通过对算法的操纵,网络平台对劳动力的整体控制逐渐形成。在自由人自由劳动的表象下,

本文指出,互联网平台劳动力从创造到变异的历史进程,展示了未来劳动力自由、平等、合作的“乌托邦”想象是如何演变成完全掌控劳动者生活的“利维坦”。也提醒着中国互联网发展的未来:算法的不断优化,让互联网平台有效整合了个体分散、多样的劳动者,体现出强大的生产力,但最终却让人陷入无处可逃的画面。在无形的“巨网”中。互联网平台不仅仅是一套算法和代码,更是一种生产生活的组织技术,其中所有的规则都植根于特定的历史意识和制度条件。过去,中国在技术领域一直是追赶者,但现在,中国至少在互联网算法技术及相关应用方面走在了世界前列。面对这个瞬息万变的领域,我们必须走出一条不同于以技术为中心的道路,始终让技术为社会服务。

本文发表于《文化发展》2021年第4期,原标题《平台劳动:从“乌托邦”到“利维坦”,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供大家参考。

平台劳动:从“乌托邦”到“利维坦”

互联网作为一种通过信息传输进行社会组织的技术,在其技术和社会发展史上,始终围绕着自由与控制的矛盾展开。自从万维网诞生以来,信息技术行业催生了无数的“未来工作”。随着一波又一波的技术乐观情绪,这些未来的工作在承诺了繁荣的经济前景的同时,也向工人宣告了更多。更多的自我发展和自由。然而,在这项技术的发源地美国,我们正在目睹二战以来最大的不稳定就业趋势和失业潮。在中国,随着移动互联网基础设施对人民生活的全面覆盖,

一是在互联网平台服务的基层劳动者往往没有正式的劳动身份,平台与被雇佣者不是合法劳动关系,被雇佣者无法享受合法的劳动保障;

国富纵横发展历程_公司纵横发展理论_理论纵横 期刊

二是以算法为代表的平台数据反馈系统,大大提高了劳动过程控制的精细化程度,一线工人被挤出劳动的程度更深。

本文将重点分析平台劳动力的两个方面:

首先,它简要再现了今天被称为“平台资本主义”的劳工组织模式如何围绕西方社会思想中“自由与控制”的基本矛盾,并在不同时期被信息技术利益相关者反复设计。西方后工业社会产生的历史进程;

其次,分析中国目前的平台经济发展模式与平台资本主义的异同,指出中国实践所蕴含的未来可能性。

▍自由精英与不稳定劳工:平台劳工简史

早期在互联网平台上创造劳动力,几乎与大众媒体对“算法操纵”的批评完全相反。因此,传统的劳动关系不会因为双方有更加自由平等的合作关系而出现;算法规则是为了更有效地规划劳动过程。工人不仅做得多,绝对公平,而且还可以随时选择关闭APP。根据需要规划个人时间……这个蓝图不完全是骗局。许多流水线工人选择进入平台演出行业。原因之一是:同样是脱技能工作,互联网平台不仅可以提供更丰厚的报酬,日常工作体验 也远比一条人控严格、工作流程枯燥乏味的制造流水线要舒适和自由。“网络移动就业比工业系统更自由。” 这种关于劳动组织的技术性社会想象有很多古老的思维版本,但与当今信息技术劳动体系最直接相关的是上世纪50-60年代。19世纪反文化运动的实践。信息技术劳动体系是上世纪50-60年代。19世纪反文化运动的实践。信息技术劳动体系是上世纪50-60年代。19世纪反文化运动的实践。

公司纵横发展理论_国富纵横发展历程_理论纵横 期刊

当时,从二战结束到冷战高潮,核威胁、系统化战争、大规模自动化武器的军事需求,催生了美国庞大的军工复合体。技术体系诞生于赢得系统性战争的需要。越来越多的研发概念基于高度信息化、自动化以及排除人的政治和文化干预。这一技术体系的设计和实践,使得计算机在二战后很长一段时间内被认为是一种反人类的技术,意味着腐败的官僚机构、冷酷封闭的信息系统和分裂的理性人。从 Wright Mills、Galbraith 到 Marcuse,这种对 1960 年代以来工业社会的批判是基于这种技术想象:信息技术提供了集中权力的技术手段。从这批判断中,反文化运动的信息技术路线诞生了。硅谷嬉皮士从东方迷幻剂、瑜伽等精神体验中获得灵感,希望设计个人计算系统作为“将个人体验转化为另一个世界”的技术手段。他们梦想用个性化的信息设备取代大规模的中央信息技术设备,从而改变个人感知世界的方式,打破官僚集权,促进“自由人平等联盟”。硅谷嬉皮士从东方迷幻剂、瑜伽等精神体验中获得灵感,希望设计个人计算系统作为“将个人体验转化为另一个世界”的技术手段。他们梦想用个性化的信息设备取代大规模的中央信息技术设备,从而改变个人感知世界的方式,打破官僚集权,促进“自由人平等联盟”。硅谷嬉皮士从东方迷幻剂、瑜伽等精神体验中获得灵感,希望设计个人计算系统作为“将个人体验转化为另一个世界”的技术手段。他们梦想用个性化的信息设备取代大规模的中央信息技术设备,从而改变个人感知世界的方式,打破官僚集权,促进“自由人平等联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