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文化研究网

“不要随便把理论研究和实践结合起来”?!| 文化方面

理论纵横 2022-02-07 08:17129网络整理政治文化研究网

问题意识

✪ 林来凡 | 清华大学法学院

(本文首发于《法学家的茶馆》连载第50期,转自“中国人文社会科学综合评价研究所”)

托尔斯泰曾经说过:“幸福的家庭是相似的,每个不幸的家庭都有自己的不幸。” 这句话可以用在论文上:好论文是一样的,坏论文是不同的坏论文。

但是一旦这些通用标准更加具体,可能会出现一些问题,值得我们反思。如果我们不反思,我们似乎可以按照这些标准写出好文章,或者写出被认为是好文章的文章,但是却出现了意想不到的问题。

比如前面提到的第一个标准选题就合适了,这几乎是铁律。不难发现,一篇好的论文需要一个好的题目。可以说,如果你找到了一个好的主题,你的论文写作就成功了一半。一个好的话题之所以如此重要,是因为一个好的话题会激发我们深入思考,引导我们不断探索,甚至引领我们到更好的地方写一篇精彩的文章。有一次我请一位法学硕士写毕业论文,并设置了一个题目,叫做“谣言的法律分析”。我告诉他:现在,你基本上已经完成了一半。因为我们生活在一个特别需要从法律角度严格界定“谣言”概念并解决相关问题的时代。

那么,好的主题的具体标准是什么?这是一个见仁见智的问题。普遍的观点是写一篇文章必须有问题意识。但是什么问题意识?可以说它能够抓住有意义的问题。如果你不掌握这些问题,你可以笼统地说。如果重点不集中,重点不突出,观点不创新,就不可能说选题合适。

但我们也不得不问:“问题意识”中的“问题”究竟是什么?中文的“problem”过于笼统,不像英文需要几个词来表达“problem”的概念,如question、problem、Issue、trouble,都可以翻译成“problem”。那么我们所说的问题意识的“问题”是什么呢?最初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实际问题,如问题和麻烦;另一个是理论问题,例如问题。那么,当我们谈到问题意识时,我们指的是现实问题还是理论问题?这是一个需要首先澄清的问题。

有趣的是,根据我的观察,一般来说,按照当今中国的通行概念,好论文中提到的“问题”主要是指实际问题。我自己曾经担任过一家期刊的主编。有一次我向期刊行业的同行征求意见。他是一家权威期刊的编辑。我问:你喜欢发表什么文章?他坦言:我们喜欢发表能够抓住中国法治发展中遇到的理论问题的文章。我继续问他:那么,你发表文章捕捉理论研究中遇到的理论问题吗?闻言,他迟疑了一下,道:“那也可以考虑。” 不难看出,在他看来,两者之间实际上存在差异。而且,说是“理论问题”,其实只是现实中遇到的实际问题,需要一定的理论来解决。

这种偏好不能说是根本错误,但也值得为一篇好文章思考一个好话题。真的仅限于实际问题吗?我不这么认为。如果真是这样,那么人类学史上许多最好的章节就不得不被删除,比如康德的思想。众所周知,康德开创了现代德国古典思想哲学的先河,他的三篇“批判”堪称人类哲学思想的高峰之一。他的人格学说、理性学说、意志学说对人类思想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包括对我们的法学产生根本性的影响。但是康德试图解决什么问题呢?用最简单的语言来说,这实际上是一个理论问题。在康德时代,欧洲有两大思潮。一是以洛克和休谟为代表的经验主义哲学,认为人类的知识来源于经验和实践;另一个由笛卡尔代表。理性主义,相信人类的知识来自理性。这两种思潮截然相反,于是产生了一个理论问题:人类的知识从何而来?这就是康德试图解决的问题。通过思考和研究,他认为人类的知识离不开经验。经验是人类获得知识的必要条件,但不是充分条件。人类也需要理性来获取知识。他解决了理论研究过程中遇到的理论问题,显得尤为宏大。

康德的思想恰恰表明,人类一方面要注重经验,从经验中获取知识,另一方面要理性思考,而不是片面强调一个方面。至于我们论文的题目,既可以是现实问题,也可以是纯理论问题,即理论研究中遇到的理论问题。